孤独循环(●—●)

想要冲出束缚,却害怕。不断挣扎。

树枝有种诡异感

好久没画画了,手生了

去他妈的考车,老子不练了!!!!

感觉好痛苦

又想起来了,我又哭了,感觉自己真没用。

做了个十分痛苦的噩梦,勾起我痛苦黑暗的回忆。梦见中学的场景,小学时带头同学的脸在轮流变化。被隔绝欺凌时的事。被带头的人渣用一个蹩脚的理由用书包狠狠撞在脸上。                    恐惧。         好疼。   正当我用铁棍反击时就梦断了。      
醒来忍不住哭了,想到父母说过我有心事可以和他们讨论,可我以前都不说。  我边哭边断断的告诉他们。     她竟然说我要是学习好当时就没有人欺负我了。
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做的到啊
凭什么霸凌者可以什么没发生一样自在的活着啊我又没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欺凌我啊给我们受害者造成这么大影响当做什么没发生就结束了吗?!我们没做错还要自己咀嚼痛苦当做过去的事来度过每一天吗父母说了有屁用只不过又多了被时不时拿出来开涮的把柄罢了父母信不过法律不是保护受害者的吗垃圾人渣也要保护吗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人他杀了他杀了杀了 杀了他

事实证明,当我心情不好时和父母寻求帮助时是没有用的,还不如不说。

我拿着碎掉的白色瓷器中的一片,用锋利那角飞快的在手腕上划了短短的一条。血珠慢慢渗出开始结疤。挤压伤疤有些刺痛,但我心中却又隐秘的害怕和兴奋的颤溺。
这种感觉有点上瘾。
共11条,未出血2条,
刚出血1条。

我竟然和路明非是同一天生日耶!!!!太棒啦!!!

开在枝头洁白的茉莉花
无暇、纯洁、露水浮着脉络间
“看,这花开的多美啊,帮我拍张照吧”
笑着把它摘下
露水惊落
苍白之间还有欲开的花苞,渐渐干枯
只为了一时的快乐而把成长的生命掐死
残忍?
后悔
苦涩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