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循环(●—●)

想要冲出束缚,却害怕。不断挣扎。

开始否定自我时,我会给别人点赞和夸奖,找到大部分都是画的没几个人喜欢的画手点赞。我有一句“画的真好看!”“我喜欢这个图!”“真是太可爱了”之类的话语来取悦着别人,让他们开心。在我点赞评论的同时我也期待着他们可以给我回信,“谢谢!”……让我感觉我还有立足之地,我还有用,有人感受到我和我说话。这让我有种自我满足感,温暖,力量。我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如果我发了评论没有人给我回信,我会感到烦躁不安。

我昨天又做噩梦了……我被人从楼上抛下,拿很尖的东西戳进胃里,我吐出很多血。疼的很真实,她还点火把我烧死了。然后我就看见我睁着眼睛倒在地上周围都是我的血,我就不由自主的跟着一个戴眼镜的男的走了。他把我带到一个奇怪的房子里,房子长在一棵巨大的树上,树还是悬空的。房子就像一个鸟蛋,周围有像银色的笼子把它罩在里面。我进去后看见有两个人在看电视,我也没有手机。我看见电视上放的父母的直播。妈妈坐在床上织毛衣,爸爸就坐在旁边。          有人给妈妈打电话,说我得了第一,妈妈就开心的说什么第一,然后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你女儿已经死了之类的字眼,妈妈就捂着嘴哭了起来。         我着急的对那个看电视的眼镜男说能不能放我回家,他回头很冷漠对我说 你已经死了  然后让我看电视,电视上放的我倒在地上嘴上脸上都是血,眼睛睁着但已经没有温度了,有人叫了警车过来,蓝色的光朦朦胧胧一片。   我感到特别恐惧,人生刚开始就结束了 看不到爸爸妈妈了 姥姥姐姐会接受的了吗 大家都看不见我了 我还有好多东西没见过生命就终止了      我哭起来发现我一直都是悬空的,脚根本没有站在地面上,感觉被刺中的地方特别疼,疼的我浑身抽搐  。                           然后我就醒了,摸梦中被刺穿的地方,感觉很真实,我醒后半个小时内都是真实的在疼的               
      
    
18.12.2  周日  阴天

没有色图看我要死了……

    兰特不小心把堂哥的花瓶给打碎了,这是个镶嵌在墙里的漂亮花瓶。“天啊,你做了什么?!”堂哥大声对他说“这是费米阿姨从吉吉利特带来的,送给我的12岁生日礼物!我珍藏了好多年的!”
    兰特紧张的羞红脸,怯怯对他说:“你能不告诉妈妈吗?她知道了会狠狠的骂我的……”   堂哥看看他笑了“那可不一定哦”
   “求求你了!!”兰特憋红脸拽住他的衬衫下摆,“把我的小马送给你或者那条爸爸送我的小马鞭也行……求求你不要说出去!我愿意做任何事!!”兰特急得眼睛都红了。
  “任何事都可以?”堂哥瑞亚转了转眼珠,“好啊,我要你做几件事就可以抵过了。”听了这话,兰特高兴的跳起来“是什么事,真的吗,太好了!什么我都可以做的!”瑞亚笑了笑,站直身子说“我要你去地下室2层最左边的紫色柜子第四格里的一个粉色的小瓶子拿过来。”
“可是,那里好黑的……我有点害怕”兰特低下头紧张的搓着手指,“如果你不答应就算了,等大家两个星期从吉吉利特度假回来后,我就告诉他们这个漂亮的花瓶是哪个小调皮弄坏的了。”

好想吃肉啊


中午做的梦
梦见我好像有个哥哥,比我大很多,我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头发棕色的,一个黑色的。我们住在一个奇怪的房子里,房子里到处都是钢铁块。我好像还有一个姐姐,但是她被人迫害死了。我和哥哥正在追踪诱惑一个萝莉控,好像这个男人见过姐姐。然后哥哥在一个桥上,周围都天黑了,把他杀死了,然后温柔的对我和妹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画面一转,房子里面的铁块开始运作起来,像一只只手一样把一个圆圆的橙色玻璃球拿起来,然后我的手里就出现了机械的武器,还会自由组合,但都很好用。
房子里面的天窗显示外面有大批的黑色和绿色青色融合起来的机械狼,向我们攻击。房子铁手上的橙色玻璃球就放出奇异的光,我挥舞着武器不停的击打毁坏那些东西。它们将玻璃球攻击下来,但损坏不了,铁手把玻璃球又捡起改变了位置,我的双臂又充满了力量。
我得意洋洋的看着前方滚滚黄土,那是大量敌军到来,但我不害怕。

……

                                       梦醒,18.11·21·三 大风 冷

老福特上也不太平了……唉,现实被层层束缚,幻想里还要被控制……

心情不好就写黄文,写完就被屏蔽,没关系,反正就我自己看。

把血都吐出去后,牙龈不太肿了

一睡醒就牙龈出血,吓得以为我吐血了